全球抗疫离不开多边主义的全球卫生治理

作者:苏晶晶(北京大学健康科学学院副教授)

日前,美国政府正式通知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他将于明年7月退出世界卫生组织。一段时间以来,美国无视全球抗流行病的总体情况 ,无视自身疫情的严重局势,并不断威胁要退出世卫组织 。现在,退出世卫组织的官方决定使全球公共卫生安全受到威胁。在9日的新闻发布会上 ,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赛(TanDesai)曾表示 :“人们团结起来对抗共同的敌人有多困难 ?”

各方都严厉谴责了美国政府在关键时刻的不公正行为 。联合国基金会主席伊丽莎白·库辛斯(ElizabethCousins)表示 ,美国政府的举动是短视的,非常危险 。世卫组织是唯一能够领导和协调对新的冠状肺炎流行的全球反应的组织。终止美国与世界卫生组织之间的关系将“破坏世界”。与新的冠状肺炎流行作斗争的努力使我们所有人处于危险之中。”国际着名的医学杂志《柳叶刀》主编理查德·霍顿在社交媒体上说,美国正式退出世卫组织的决定是“法国国际关系与战略研究所的研究员安娜·塞尼西耶(AnnaSenecier)认为 ,美国政府的这一举动是“美国优先”政策的另一种体现,对其自身是非常有害的。向国际社会发出信息 ,即美国不愿继续在卫生和卫生领域进行国际合作 。

世卫组织在公共卫生领域具有无与伦比的全球覆盖范围 ,因此它在应对全球新的冠状动脉肺炎流行中起着不可或缺的中央协调作用。但是,自该流行病爆发以来,美国政府面临着严重的新皇冠肺炎流行,孤立主义和民粹主义抬头,并已开始对WHO提出严厉指控。这表明其“撤退”世卫组织可能是有预谋的。“联合就是使用,不遵守就是放弃”是美国政府追求“美国优先”和频繁“退出集团”的一贯逻辑 。实际上 ,无缘无故被指责的世界卫生组织由世卫组织突发卫生事件独立监测和咨询委员会负责任地进行了初步的暴发应对评估 ,并发布了“世卫组织独立监测和咨询委员会的临时报告”。评估报告 ,该报告定期审查和分析各国应对流行病的能力 ,世卫组织在应对流行病中的作用以及《国际卫生条例(2005)》的执行状况。

随着全球化的加速,传染病的控制与贸易  ,政治和文化密不可分。作为一个政府间组织,世卫组织尽管高度专业和技术 ,却不可避免地受到国际形势的影响  。此前,美国宣布暂停世卫组织会员费和其他捐款的支付,理由是它“在处理新的冠状肺炎流行方面无能为力 ,并在世界范围内引起了流行”。实际上,威胁中止世卫组织成员会费一直是美国政府对提案惯用的方法施加的政治压力。例如,在1980年代后期 ,美国由于对WHO实施不利于其自身制药和奶粉行业的基本卫生保健战略的不满而停止付款 。世卫组织的会费 ,推迟了联合国会费的支付。与美国相反,绝大多数政府,慈善基金会和相关专家学者充分肯定了世卫组织的流行病应对战略并发挥了协调一致的领导作用 ,认为世卫组织作为全球卫生领域唯一的联合国专门机构  ,是关键领导在应对这一暴发中发挥了作用 。与以前的H1N1和埃博拉疫情暴发应对流程相比,世卫组织秘书处采取了更多果断措施,迅速向世界发布了疫情信息,制定了应对指南,并利用总部和区域办事处之间的沟通机制优化了决策流程并提高了决策效率。绝大多数国家支持世卫组织在全球抗流行病方面继续发挥领导作用,并期望其在发展中国家的抗流行病工作中发挥更大的作用 。包括中国,法国和德国在内的各国政府已经宣布向世卫组织提供额外资金或特别捐款。

当前的流行病对策受地缘政治影响。尤其是 ,美国政府高度重视这种流行病应对措施 ,并将“抛盘”,“排放”和“歧视”世卫组织或其他国家视为固定的常规和政治武器 。世卫组织独立监测和咨询委员会的中期评估报告还从技术角度分析了全球健康与安全治理体系应在哪些方面进行优化,并迫切需要成员国和世界卫生组织的共同合作与努力。

首先,人类经常需要时间来加深对新病毒和新兴疾病的了解,并且他们通常无法在应对新兴传染病的早期阶段就治疗或评估常见或常见的缺陷 。第二,在《国际卫生条例(2005)》的框架内,仅授权世界卫生组织以向会员国报告统计数据的方式,是否采用了适当的旅行或贸易限制以及是否对国家进行了协调的方式发挥协调作用。面对组成部分国际关注的“PHEIC”警告信号和有效的应对措施无法实施相应的约束措施 ,更不用说强制措施了。第三 ,防疫工作的实施最终取决于各国政府的政治决心和科学态度 。

在这种流行病中,世卫组织宣布新的冠状肺炎流行病构成“国际关注的公共卫生事件中断”之后,“出院”和“抛锅”的最活跃的美国政府并未被视为假新闻。相反 ,在美国政府宣布世界卫生组织之后,其商业公司立即将往返中国的航班停飞 ,随后禁止在14天内访问中国的外国公民入境 。当时,中国确诊病例只有十多个 。但是 ,令人遗憾的是 ,他们似乎没有采取任何应对措施或准备工作 ,没有足够的保护材料储备,没有足够的检测能力 ,没有进行大量测试和紧密接触跟踪...所以流行迅速蔓延并崩溃 。

《国际卫生条例(2005)》要求成员国进行年度自我评估,并在一些西方国家的推动下,鼓励各国自愿进行联合外部评估 。然而,具有讽刺意味的是 ,世卫组织独立监督和咨询委员会的中期评估报告发现:从对新的冠状肺炎流行的反应表现来看,联合外部评估指数得分似乎不能反映该国对大规模公共卫生事件的反应能力。同时,报告指出,世卫组织的卫生紧急情况规划预算和人力资源有限 。这就要求世卫组织和会员国增加对​​突发卫生事件规划的财政支持 ,并尽可能调动现有资源,特别是与全球疫情预警反应网 ,世卫组织合作中心和专家网的合作。实际上,在美国政府于今年4月发出“供不应求”的威胁之后,世卫组织宣布成立世卫组织基金会,以促进公众 ,世卫组织主要个人捐助者和企业伙伴以及受信任的伙伴提供捐赠以帮助扩大世卫组织捐助者团队,并努力争取更可持续和可预测的资金。

独立监督和咨询委员会的《世卫组织中期评估报告》还重申,没有任何成员国应该期望仅与新的冠状病毒作斗争。尽管美国的“撤退”将对国际公共卫生合作造成巨大破坏 ,但它也启发了更多国家坚定地支持世界卫生组织并团结起来对抗这一流行病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8日证实,世卫组织专家将与中国驻华专家合作,对新冠状病毒的可追溯性进行科学规划。双方专家将制定由世卫组织牵头的国际专家组的工作范围和任务说明。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9日说 ,俄罗斯反对将国际卫生合作政治化 ,世卫组织应继续在国际卫生合作中发挥领导和协调作用  。法国外交大臣莱德里安说,世界卫生组织对于多边主义的国际合作非常重要,法国致力于维护和支持世界卫生组织。

“人类文明的历史也是与疾病和灾难作斗争的历史。病毒没有国界,流行病也不能区分种族。”只有世界各地的人们才能相互帮助,团结与合作,共同建设人类健康与健康社区,并坚定地走多边主义道路。世界抗击流行病的权利。

《光明日报》(2020年7月13日,第12版)